WFU

星期六, 4月 18, 2015

我們, 可不可以不勇敢?當傷太重心太酸無力承擔




開始害怕每個國定假日、春節、清明節、母親節、生日、每個紀念日開始練習習慣失去……

我繼續冷靜地面對所有臨床上的艱難險阻
在每一次遭逢橫逆之際很快重整旗鼓再戰

只是我的病人很幸運有我
我的母親卻只能獨自面對可怕的癌症
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當代治療能提供一丁點的協助

醫病間的鴻溝
一樣存在於自己家人對醫療的態度
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母親的癌症不能開刀、為什麼化療沒有作用、為什麼不早點試另類療法
其實如果可以為什麼我不安排、不試試?

只能説醫療仍有許多不足、仍有許多有待進步的地方只是身在台灣的醫生要分神應付畸形的醫病関係就算天資卓絕也生不出跨世紀的療法。醫學研究是辛苦但迷人的,在資訊爆炸的年代還是有許多未解的難題,也讓熟知現實的我在面對家人病情時只能選擇自己承受痛苦。

所以我會遵循Jamie的教誨追求屬於我的天命。
今日所有的困頓、傷痛都將是繼續前進的動力
希望能早日建立屬於我們這世代卓絕醫術者的菁英之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