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10月 21, 2011

醫龍25的最終啟示:對沒日沒夜的心臟外科醫師來說,是這個社會虧欠我們......






加藤的體悟,何嘗不是天天在我們心臟外科醫師的腦海中縈繞不去?多少個家族聚會、婚喪喜慶、同學朋友相約,我們總是在開刀房、加護病房、甚至醫院附近的家裡不敢離開太遠中度過;而歲月的推移,不曾暫停,也不會為我們有所改變。於是我們只能在所有人的歡喜悲傷結束後,獨自憑弔。

醫龍漫畫1~25集終於都出完了——在電視劇醫龍三演完都不曉得多久之後。

電視劇總是較能吸引普羅大眾的目光,而漫畫、書本的深刻體驗卻只有少數人能懂。
不曉得故事大綱是永井明(Nagai Akira)所寫還是吉沼美惠(Yoshinuma Mie),總之這個人一定是擁有悲天憫人胸懷的心臟外科醫師。

醫龍的書內扉頁寫著:

Team Medical Dragon
To where should Japanese medical treatment proceed in future? There is no other way than deciding by ourselves in Japanese view of life-and-death.
Medical treatment of a country is not only the civilization but also the culture of that country.

但我們也不會忘記:“Every society has the medical treatment it deserves” 

星期日, 10月 16, 2011

王霸雄圖,盡歸塵土?!




數字管理是必要的,但並不是一個企業或團體決定未來方向的唯一途徑。醫院引進企業的管理方式,在Cost-benefit的估算上確有獨到之處。然而醫院的Vision? Roadmap? 是一個人了算還是可以付諸討論?

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

近日院內種種薪資改革均屬上乘之策;然而以績效成果來刪減人力物力及縮編病房的做法實難令人苟同。〝開源〞與〝節流〞的道理任誰都懂。當周遭所有人都在開源,我們卻一邊失血、一邊節流,怎麼看都是個死局。

種種薪資的改革、PF的提高,代表的是辛勤勞動後所獲得的回報增加,對一般受薪階級的吸引力理應足夠— — 那出走的人所為何來?

現今的醫界瀰漫著低迷的氣氛,高風險、低獲利,每每要用〝過勞〞的代價來換取與昔日薪資相對等的報酬;人都期許自己不是傻子,身為台灣菁英的醫師群尤其不會坐以待斃。也因此,除了趨吉避凶,更可能投向一樣工作量卻能收入數倍的BOT案。心臟內科醫師到目前為止的出走,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植基於上述原因才離職當然也有人說是氣氛不對

因此,敏盛沒有對不起他們,是全民健保逼使大家上梁山。

因此,也不是聖保祿優於敏盛,而是BOT案太誘人,連我都覺得何樂而不為?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悠哉悠哉地領保障薪,笑看全民健保日薄西山,等待醫療崩毀再重出江湖。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我感受到的是系統危機, 非僅CV主治醫師出走而已包括急診人數下降,開刀房及導管室護理人力減少近半,這些均使我的CVS團隊進退維谷。

"大難已在旦夕之間"這句少林寺掃地僧對慕容博及蕭遠山的話近日一直在我腦中縈繞不去,我們原本的榮景正在逐漸凋零是我最痛惜的一件事,真不希望我們共同的夢想就到此為止。

星期五, 10月 14, 2011

「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 「我只想找個地方躲雨。」



201X年某日
桃園的風依舊凜冽地吹著。
醫院大廳白天的熱鬧喧嘩依舊;晚上卻是門可羅雀,急診裏人山人海,都快加床加到大廳來了。

〝你們這間醫院怎麼搞的,開得美侖美奐的卻老是沒有床住不上去?
〝我請衛生局查過了,加護病房還有空床,你們卻不給住!?
〝醫院這麼大,卻連整形外科縫合傷口都沒有
急診門口的救護車停車位不斷擴增,絡繹不絕的救護車都排到經國路上的中國信託了而計程車只得排到大興西路去
〝陳大哥,你怎麼轉做EMT不幹開刀房技術員呢?
〝沒有人要主刀,哪來刀可以跟?還不如開救護車送往迎來,。永遠不愁沒生意。〞

自從2012年中度急重症責任醫院評鑑未通過之後,堂堂區域教學醫院被降級為地區醫院,從此醫院健保支付點數下降,總額不再。急重症科別紛紛出走以逃避同工不同酬(只能領地區醫院的健保支付還是讓地區醫院就做地區醫院的事就好)
一般處理傷口的整形外科也找不到人,整個醫院就剩下以門診為主的家醫科、內科復健科等、以及專做自費的減重中心、醫美中心、眼科一到晚上及假日,就算空床一堆,沒有人要on service,病患依舊只能堆積在急診像無主孤魂。一遇到創傷的病患、需要緊急手術的病患、待產的孕婦等,一律轉送林口長庚。
〝轉長庚?死在路上你要賠我們嗎?
〝依法轉診,死了你家的事,不然來告阿?〞急診醫師在心裏嘟囊著。但表面上還是和顏悅色地送走忿忿不平的家屬。
而林口長庚的急診,慘烈狀況更是日勝一日,每日AAD自動出院病患數屢創新高,所有345級患者在院最快要等上4~6小時才輪得到被處理,倒楣時7~14天是家常便飯。
14天了,你怎麼還能等〞隔壁床60多歲的阿公問27歲的年輕辣妹。
〝不然ㄌㄟ?〞每次排門診住院都要排3個月以上,還好有政府德政強迫醫院急診控制留觀數量才能快點住進去。



〝平平是台灣人,為什麼去了波蘭、中國、菲律賓回來,就變得這麼難教?
李醫師告訴他:〝不要忘記,當年我們都是全台灣萬中選一的好學生才進得了醫學系,哪像他們是遺傳了醫生父母的優秀基因,卻在國外大學虛晃了這麼多年,就算良材美玉也都快腐朽了。〞
〝怎麼辦?還要繼續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撐下去嗎? 〞王醫師嘆著氣。
〝下個月我拿到部定助理教授後就要走了〞李醫師肯定地說。
〝去哪裏?〞王醫師問。
〝去地區醫院或市場上僅存的區域醫院啊--為了評鑑,我這張牌多好用,去佔個缺領保障薪,時間到再換一家反正我小孩都大了,退休也沒關係。〞李醫師說。
〝那以後生病的人都怎麼辦?〞王問。
〝放心啦!就算是波波、中中、菲菲、阿貓、阿狗,在我們調教之下也都可以獨當一面不要忘記我們當年的刀法也是外科技術員帶出來的--他們連醫生都不是〞
〝那以後我們自己生病怎麼辦?〞王問。
〝我以後要住香港啊。還好我5年前就保了AXA的醫療險,生病給付沒問題。〞李醫師得意地說著。
〝若生大病又不被包含在醫療險內呢?〞王又問
〝那就去死啊!當醫生這麼久,難道你還看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