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0月 20, 2013

給年輕世代(一) ——開「主動脈剝離」可以當飯吃?!(這是篇徵人的深度文,非誠勿擾)


關於CVS(心臟血管外科)

至截稿為止,中華民國心胸外專科醫師不論死活共494,其中包含心臟血管外科專科及胸腔外科專科兩種專科。

102年度心臟血管外科專科聯甄共14通過102年度心臟內科通過50位,小兒心臟科通過6位。所以外科約佔泛內科人數的1/4

2008年健保心導管支架置放(PCI15千多人,2008年開心手術中冠狀動脈繞道手術(CABG)人數共3000多人,所以CABG : PCI的比例約為1 : 5

但在大多數醫院,這個比例可能連1 : 10都不到。在社會氛圍、醫糾氾濫、民情害怕開刀的多重因素之下,最後會落到心臟外科醫師手上的,都是多重病症(co-morbidity極多)的困難心臟血管病患、亦即所謂難吃的菜。

關於產業現況

1.           全臺灣心導管室所在多有,心臟外科專科醫師也不少;但是除掉只是掛名的人外(心導管室必須在心臟外科醫師stand-by下才能申報支架置放,否則只能申報診斷點值),真正能運作得宜的心臟外科團隊不多;負擔的起重大設備投資的醫院除了醫學中心及大財團外更是曲指可數。進入新一輪的競爭之後,有無”Hybrid OR”的設置已成為類似有無核子武器一般重要。

2.     心臟外科正面臨轉型至以血管內介入性(Endovascular intervention therapy)治療為主的新型態競爭,但是需要更重大投資(Hybrid OR)及全新的訓練。

在美國及日本,熟練的心臟外科醫師,一年應該要有50台開心手術以上的刀量;而根據長庚林萍章教授的估算,像這樣的心臟外科醫師在台灣應該只有66人左右(據我所知去年嘉基又少了兩名好手)。

如果不在這64人名單之內,面對愈來愈難吃的菜,你的勝算有多少?

也因此,雖然長江後浪推前浪,但台灣心臟外科界卻恰好相反:有志的年輕主治醫師,如果很快要獨當一面,註定是會死在沙灘上而來不及長大。

也因此,我預期台灣的開心手術,將斷層1020年以上。

不幸落在這1020年間的年輕心臟血管外科醫師有幾種出路可以選擇:
1.           留在醫學中心,當不是心臟外科主治醫師的其他職位:如加護病房主治醫師、急診科、創傷科主治醫師,苦撐待變(待老師學長退休、或是『去世』。)

2.           留在醫學中心相關分院,期待有一天能回總院,加入期待一族。

3.           到區域醫院當主治醫師:開一些環境受限的有限開心手術,並多做血管手術為生。

4.           到區域醫院或地區醫院當心導管室掛名醫師,領保障薪,期待導管室不要弄出事來惹禍上身。其他時間則開血管刀、看加護病房或看急診為生。

5.           到地區醫院,純粹開血管手術為生。

6.           開設自費靜脈曲張醫美診所(勝出)

當站在求職的十字路口,攤在你面前的台灣現況是如此慘狀,不曉得當初矢志做『心臟外科醫龍』的熱血還殘存多少?

關於徵人 到萬芳醫院加入CVS團隊的理由以及萬芳醫院的現狀:


1.         萬芳心臟外科雖有3名主治醫師,但實際擔負全院心臟血管手術的只有我一人,其餘兩位正深陷醫糾訴訟的無限迴圈之中、不可自拔。因此新加入者可以有發揮空間。

2.         萬芳為醫學中心(雖有人將新光、國泰、萬芳三者並列『偽醫學中心』,XD!),各科俱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所以一些奇形怪狀的案例、只有在教科書或case report才會出現的病患都會出現在你眼前,讓你有醫學中心的歸屬感。加上地處老化社區、文山區公教人員聚集之地,民眾素質極高,容易溝通,又容易有動脈瘤及退化性心血管疾病之病患

3.         萬芳主治醫師薪水不高。但我想你知道的:醫學中心給付高於區域及地區醫院;正所謂「同工不同酬」,也意味著你不用拼命衝量。雖然科基金抽5%,院基金也貢獻5%,相較於其他醫院已算符合人性,而且不用Pooling(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有ceiling你願意做到死也不會有人阻止你

4.         萬芳是健保核刪極高的醫院(因為成長太快被盯上);但因為醫學中心五大任務、配合政策做醫糾案件鑑定之緣故,我們是醫審會的常客(敢胡亂刪我們你試試看,XD

5.         不要期待會有CVS的住院醫師:我想,已經習慣單兵作戰的區域醫院或地區醫院醫師的你都能勝任愉快。這點不是問題。

6.         不要期待會有CVSICU專責醫師:我想,已經習慣單兵作戰的區域醫院或地區醫院醫師這點也都不是問題。

7.         北醫體系正迅速崛起,在輸人不輸陣的比較心理下,出現Hybrid OR只是時間的問題,歡迎各路英雄加入(雖然可能不會設在萬芳,但同體系嘛!總用得到)。

8.         請不要把眼光侷限在一家醫院或台灣地區。我在此時徵人的理由包括:
l  我需要時間沉思:傅鐘22響的故事。
l  我想認真做完博士班的研究工作:歡迎正在深造的人也一同來取暖依靠。
l  我所開展的院外支援格局,需要許多人手擴大規模。
l  我們是北市衛生局允許認可的可收費ECMO院外轉運團隊:要有夠多人共同參與。
l  北醫在大陸輔導的醫院,我們有極大機會前往開展Hybrid revascularization program,要有夠多人共同參與。
l  更多的機會紛至沓來;我如果受困於一家醫院,也將無機會帶領大家再往前衝(請恕不便公開)。

9.         我的為人風格,請參閱木容世家部落格文章可略知一二。我曾帶領不同學弟,做過許多急性主動脈剝離全動脈弓置換手術;雖然我可以,但我不會像其他老師、連站在second assistant都能把你的刀搶著開完。所以請放心:我不會、不需要強佔你的刀(當有天非勞動所得趨近於勞動所得時你會懂得!)

10.    你可以認真習得防禦性醫療的真髓;若有任何閃失,我太太會幫你,XD!當然還是如同前面的理由:與人為善者應該也不會被人為難(我們會負責醫審會的案件)。



開「主動脈剝離」可以當飯吃?!

這句話是中榮謝主任的名言;原意是指我們必須讓所有後進都會開這個刀,才不會每天在宵夜時間暗自垂淚、拚自己的命來搶救病人性命。

但說實話,我認為開「主動脈剝離」是可以當飯吃?!尤其在這個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年代。

唯有風險最大、最難開的手術,我們才有可能恣意揮灑、並於其中找到許多的創新。

只是我不想在現下過勞的情形下,還要把這個刀當飯吃
——我也厭惡自己因太累、轉而害怕遇到急診刀的心理,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你變弱了!)


所以,歡迎所有同道、歡迎還想延續CVS生涯、不想庸碌一生的人一起來共組團隊吧!不要把眼光侷限在一家醫院或台灣地區,我們可以有更寬廣的未來,只要肯鞏固你的核心專長。(意者請私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