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2月 25, 2011

打破平靜生活的奇異旅程




2006年底,我在亞東心臟外科創立了留言本,希望凝聚共識,並在第一頁提筆寫道:「做正確的事而不只是正確的做事」。記得我在其中一篇寫著:
高瞻遠矚的附帶利益!!
微軟有句口號:「高瞻遠矚,不然回家吃自己。」……如果某一個理想值得你全心投注,對於你自己,和即將服務的人群,你都必須要能高瞻遠矚。高瞻遠矚的附帶利益,可能是自我實踐的預視能力,因為勇毅的目標會吸引勇毅的人
~~From 商業週刊
最諷刺的是,幾個月後我離開了亞東——在努力凝聚完大家的共識之後。
我的離開,留下了許多疑問,和一些自以為知道答案的人。直到今天,我覺得我的理由都沒變;套一句魏德聖的話:"我不甘心;都快40歲了,連一個機會都沒有。別人不做球給我,我就自己做球給自己。"
          ~摘錄自"海角七号和他們的故事前言


忘不了200712月小妹婚宴那天,情緒崩潰、淚眼決堤的我——離家將近二十載,而今卻仍一事無成、甚至連一點現金都擠不出來的我。

也許剛開始引爆的薪資劇減真的是個關鍵因素,但工作中隱藏的許多矛盾在生活經濟成為問題之後也就更被凸顯出來。其實後來在解決掉助理問題及房事之後,薪水再少似乎仍是夠用的;但在艱困的健保大環境下,奢談什麼改善現狀、期許未來?如果我依舊忙得不見天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卻繼續無法獲得更多機會肯定自己;對比其他醫院的學弟們,都已經在開Surgical ventricular restoration(心室整型術,治療心室瘤的一種手術)、David Procedure(主動脈手術時保留瓣膜的一種精密手術),我是技不如人呢、還是甘於平凡???

常常淒涼地想起自己是個賺很多錢的窮人。但我還沒忘記、還沒放棄對自己的期許。在與各方角力之後,我的未來可以有許多選擇;但是有些可能會造成的心結,恐怕很久都不能化解。不同的選擇到今天可能有不同的結果,當然也需要不同程度的家人委曲求全多方配合。

於是最終我選擇了走自己的路——來敏盛。亂世才有機會,雖然自己不見得就是英雄。

Bloom where you are planted!!——這是朱P在我去道別時對我的勉勵。
    謝謝他,是他讓我離開得比較沒有遺憾。

在亞東的修煉——留言本三部曲




2006-4-24 4:35pm
昨天去馬偕上Early-Goal-Directed Therapy in Elderly課程,早上因時間太趕無法查房;更何況當天並不是我值班。

如果有去查房,加護病房3D-26床的結局會有不同嗎?我想是不會的。
但是很明顯的是,當我不在醫院時,病人永遠不會有進一步的處置。
人治而非法治的社會最可悲!

我累了!身體也是!!

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
作為心臟外科的大內總管,沒有Update是走不出什麼局面的。
但在我努力提昇自我的同時,沒有人能成為我的後盾。
也許為了往後千千萬萬的病人,我需要進修因而沒有空、也只好犧牲目前的病人……

有多少人知道背負著生命的沉重??
主治醫師與專科護理師的分別,又豈只是金錢、背景、與學識上的不同?
每個人本就該盡力做好自己的份內之事(所謂的正確地做事)。
要做正確的事難多了……

努力提昇自己的過程,薪水又不會增加、又不能回去老家看小孩、繼續沒沒無聞……
——但是病人會好!!
-----------------------------------------------------------------
2006-8-9
 Dear All
最近看到、聽到很多人在離職,很多人去新店慈濟、桃園敏盛……
有些人是因為待不下去了;但更多的是抱著一個純粹的夢想~:聽說那兒是一個新的、未開發的美麗市場……
從小大家就學會趨吉避凶之道;人多的地方總不會錯。於是我們也要被迫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沒有走的理由。
我不曉得大家是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對我而言,我深深覺得工作的夥伴在心臟外科來講是相當重要的。在這邊,有我們的精神導師及神主牌罩著,有我们的Super Star,堅強的專科護理師及開刀房團隊;如果要走,除非大家一起走吧!!否則我看不出有更上層樓的機會。
最近流行豐田思想,講究TPSTQM,團隊裡的每個人絕不是螺絲釘而已。我覺得在亞東心臟外科裏每個人的改進意見都可以被採納,甚至變成我們新的照護準則,這在別的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要求整體的進步,每個人一定要勉強自己往前——在勉強別人之前。
我覺得這個團隊的成員之間存在著許多矛盾。你不爽她指責別人交班漏東漏西,而她自己也不見得有多好;他又不爽每個病人狀況都這麼爛、這麼複雜,自己開刀的機會又更少了……許許多多的矛盾,如果能化為對事不對人的態度,聞過則喜,再加上在上位者的智慧,我相信都是可以化解的。
-----------------------------------------------------------------
 2007-3-10
Dear All
很抱歉連我都要走了。
寄給大家的信是不希望身為自己團隊的人還需要靠外界傳來的訊息證實這件事。
相信儘管寫了E-Mail,依舊無法平息大家的疑惑。
在心臟內科同仁的眼中,我想他們會解讀成這是心臟外科內部的不合——又跟當年醫師走的時候一樣。
在別科大多數人的眼中,只會覺得"敏盛醫院這種高薪挖角的醫院不知可不可信?
而對我自己而言,我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雖然我總是看起來心事重重);我絕不否認任何自己講過的話。

鎂瑱寫的沒錯。

如果在長久等待「高層的智慧」的過程中,我即將隕滅,那我不會坐以待斃。
誰是高層呢?相信大家都會有自己的解讀。

很高興有妳們這三年的陪伴,希望未來有機會讓妳們得意地告訴別人:「我們見證了李Sir強壯的初始歷程」

也很高興最後是在朱P的祝福下離開的——“Bloom where you are planted!!”謝謝他,讓我沒有遺憾。

緣起


「每一樁情事開始時,句點已經在前方等待了。」這是「緣起」。為了不斷發生的、這樣種種的緣,為了試圖去掌握生命裡不可預測的每一刻,於是人才有了記憶去記憶,以致在每次的緣起緣滅裡得到感悟,讓所有的「緣起」都能「不滅」。
~張曼娟

200710月,趕在建設敏盛心臟外科網頁的同時,我在Yahoo奇摩建立起了「非~木容世家」的部落格,作為一個Interactive醫病關係的平台。

一開始我就在部落格上寫著:
這裡記錄了我的王國建立的點點滴滴!
木容公子何許人也?? 何昔日之慕容而今為此木容?? 非木容世家,因為我會建國成功!!”

從大學時代開始,每每喜歡在共同筆記上舞文弄墨,改編漫畫,自稱是「木容公子」,以「榕」字拆解而得「木容」二字。只是若純就建國之事而言,慕容世家雖貴為江南第一世家,終究要抑鬱以終,徒呼負負。因此我突發奇想:就叫做~木容世家」好了。後來2007年底Yahoo奇摩忽然關閉了奇摩影音,整個平台都轉移到無名,在害怕自己心血付諸流水的恐懼下,我痛下決心,把所有東西轉移到無名小站,並持續維護到今日。

從一開始的慘澹經營到內容逐漸豐富,我自覺寫作心態上經歷了好幾個階段;誠如我在部落格中所言:「部落格愈寫愈健康」,寫部落格不僅救贖了自己,也整合了心臟外科團隊與相關科室間共同一致的方向,同時讓所有人認識了我的「Integrity」。

昔日同窗在留言板寫道:
「島耕作都從課長升到取締役了,木容您就算不是 "老爺",至少依歲數,也該改稱"少爺"! ~^.^~
不,CEO "總裁" "執行長"才對
--但是您老闆可能會很"感冒" (但是若是併發心肌炎 + 心衰竭就只有靠您搶救啦)(不然搭"特殊配備的專車"轉院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不管是公子或老爺,我只希望建國成功——不論是在實體抑或虛擬世界中。

網友直接的回應,也常帶給我極大的鼓舞。
死亡 多數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我的學生不久以前 經歷了爺爺的死
還是小六不更事的年紀 幫助她了解死亡
面對那樣的恐懼 花了不少時間
其實 何況是她 我也怕 怕身邊的親人 哪天也要這樣離我而去 而到時候
我真的能好好面對嗎?
能透過網誌連結接觸到你的文章
是一種驚喜的安排
因為你的文章是有深度的
在醫院工作 壓力極大
還要面對時刻發生的生生死死
有人是麻木了 死亡變成像是例行公事
但你沒有 善良和慈悲讓你寫下這些文字
我感受到了 真的運氣很好 請加油
你已經很棒了 但還可以更好些
雖然我現在還是學生 (暨大中文二年級)
但是也許因為本科的關係 會特別看文章的理路
就像你是外科醫生一樣
會看人體肌肉的線條 細胞的好壞
中文系的訓練就是培養一個專業的讀者
然而讀你的文章
字裡行間彷彿有一道豐沛的情感
混雜以善良與慈悲 使人感受特別的溫暖
已經不適用於文學理論或是修辭學了
所以請好好加油 工作之餘
請常常分享你的文字
願主賜你喜樂平安 行囊滿滿 ^-^
winnishop May 16, 2009 09:42 PM,對那一抹淒厲的紅所作的回應。

行醫過程的起承轉合,網友溫暖的回應,都是我寫作的最佳動力。上醫醫國,下醫醫病,願我的筆最終能為芸芸眾生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正如同金庸筆下的明教教旨: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星期六, 12月 17, 2011

とても美しい




對醫師而言,趨吉避凶,自尋出路是無可避免的人性傾向。
當畢業的PGY不選內、外、婦、兒、急重症………
當急診科醫師紛紛出走,改行醫美………

急診壓力大、風險高——但心臟外科醫師卻覺得跟開刀比較起來,急診工作反而能吸引他。
骨科醫師覺得開脊椎風險太大,換關節、打釘固定做做就好,不然去開骨科復健診所——但神經外科醫師覺得開腦風險太大,開脊椎很好。

於是板塊挪移,顯而易見的,有幾個缺口正在不斷倍增擴大。

對中小型醫院而言,缺乏心外、神外、創傷、重症醫師有什麼關係?正好,依法轉診。
對醫學中心而言,〝評鑑〞、〝社會責任〞的緊箍咒隨伺在側,避無可避,退無可退。開心臟、開大血管、開腦、器官移植,再困難也要做。醫糾?敢來告,廟大壓死你

201112月,健保第次調降藥價。

各醫院採購瘋狂地砍各家原廠藥價,逼迫原廠與國產學名藥競爭,想當然耳——學名藥勝出。以價格為唯一導向的結果是有效成份相同,要達到相同藥品動力學卻需要1.5~2倍藥量。而這隻魔爪,已伸入抗生素族羣之中。

想像一下:
有一天你因病入院,需要打抗生素、使用強心劑、鎮靜劑。醫生完全依照美國、歐洲guideline 來執行最適當的治療,卻發現什麼都用了卻無法讓疾病痊癒;甚至細菌的抗藥性愈來愈高——因為用的藥不對,甚麼guideline 都沒用。

想像一下:
有一天你的親戚朋友車禍送急診,該急診做完 primary survey (初級創傷處理)後,因為沒有心臟外科、沒有胸腔外科、沒有神經外科,因此要轉送醫學中心,而轉診中心卻告訴你前面還有10個人還找不到地方安置......

於是:
對病人而言:住在6都醫學中心遍佈的大型直轄市那是一定要的。同時要減少自己及親人意外事件發生機會。
對醫生而言:遠離醫學中心恐怕是明哲保身的自保之道。
對中小型醫院而言,廢除急診設置、減少住院病人、不要招募完整科別、設醫院於大型醫學中心附近方便轉診等將是生存之道。(還是提早滅亡?)

當各種急重症病患塞爆醫學中心急診、加護病房;當所有醫學中心從中小型醫院掠奪的健保額度也用磬之時;當年輕主治醫師聰明地逃避幫教授大老背負醫療責任;當救護車、輕症、重症、孕婦、小兒、老人、屍體、狗仔、記者都混雜在6都的巍峨醫學中心時,也許我們的革命  終於能見到漫天烽火。

とても美しい
(賽德克第一次卑微地勝利,倒地後日軍最後一句好美麗(的櫻花),音樂悠然而止)

八百萬的一堂課




「你的手術風險超過20%,是一般人的7倍以上,主要原因來自於洗腎、抽煙、週邊動脈阻塞」、「無論如何請通知你的兒子來聽解釋,他們沒來我不開;這件事不是你我說了算……因為真的出事會找我麻煩的是他們,不是你。」
「而一般人最搞不清楚的,是以我們醫生的經濟能力,你敢亂告我,我們必定可以告到你雞犬不寧」、「請想清楚,就算風險是百分之一,也有可能在今天發生。而發生的原因,可能是你前面半輩子所累積的業,一切將在今天獲得審判。醫生我只是受神所支配的工具,憑什麼一切都要醫生負責?」
我張牙舞爪地做著術前解釋,不管這些話有多冷酷、多重的寒意。「願者上鉤」,不要再說「人好好地進來,怎麼會躺著出去?」這種鬼話。

但還有我沒說的。

我沒說:「所有我們風險說超過30%的人都做古了」。
我沒說:「一直以來,我都是最認真負責、最仁民愛物、技術高超的醫師」
我沒說這一切的扭曲破壞,起源於那一堂八百萬的課。


後記
這個病人順利出院之後,卻再也沒有回診、沒去洗腎,請院方聯繫以防發生不測也都徒勞無功,然後就沒了消息。

我不願把每個病人都當成壞人。

但我不敢不去想的是:在這個經濟及社會崩壞的時代,一個風險超高的病人之所以願意接受手術,所圖的會不會是幫家庭找張飯票?而當「希望」落空,又不能自殺以免保險不賠,所以只能用不吃藥、不洗腎、不看病的方式來獲取生命最後的價值?

我的想法實在太邪惡了;願他安息!

醫師諡詞



仔細想想,也許解決健保困境的殺手鐧,反而是〝恐龍司法〞。
在恐龍司法的不確定性下,"無效醫療〞、"防禦性醫療〞將大增,〝搶救生命〞恐將成為醫界未來只能憑弔的過去式。
然後健保很快破產,只得砍掉重練。

從不輕易出鞘、出鞘必定見血方回的寶劍,到成為寒氣逼人的刀,我也不過不到花了五年的時間。何時才能「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2007年開始寫部落格以來,伴隨著自己醫療技術日益精進的,卻是從對患者不自愛的憤怒、對心臟內科同儕做到極限才放手的無奈,逐步轉為對社會、對病患家屬的忿恨。從2000年當上心臟外科總醫師開始,〝醫事責任險〞即一路相隨;Sony 的錄音筆,也從裝電池、插卡式進步到現今的USB IC Recorder。把病患、家屬都當敵人,對身為一個應該是救命、與病患同陣線的急重症醫師而言,我的心一直在倘血。

時至今日,當不幸往生的病患家屬自以為是地嗆聲〝有錄音為証〞,我不禁感嘆:「比錄音,你比的過我嗎?」
就是這些不知好歹的家屬,斲喪了我們的熱情與增進了對人性的冷感。

如今每逢救命的關鍵時刻,浮現於腦海中的,已不再是那一個paper、那一份guideline裏有人提過的絕招,反而是
「救起來變植物人要賠」??
「如果要Re-openRedoTrido,家屬會不會趁機指責是手術沒開好」??

於是,以後情況太糟的病人,不會再有人願意Re-openRedoTrido 了。認真救會被你告,那還不如讓一切都埋葬於未知的天數之中,萬法歸一,早登極樂。

我的心,遣落在2011年。

而屬於我們的革命,也肇始於此。

星期六, 11月 12, 2011

希臘國債之啟示




近日的醫界擾嚷不安,各種事件層出不窮;正如台大誤植愛滋器官事件剛發生時某位鄉民所言:台大醫院院長幹麻負責?只要能挺過第一週的口水戰,立馬沒事;太多的事件馬上能轉移社會大眾的焦點。


整理相關報導如下:




台大誤植愛滋器官事件




財訊關於台大事件之報導



藥界自救會



今週刊的封面故事




血汗醫院系列




醫師被告

Ø  族繁不及備載……

護理師、專科護理師被告



    (寫網路爬文類的文章,其實是很辛苦的。)



談醫療崩毀,多數人的心裡可能都覺得好像都是關於未來的憂慮,都是別人家的事;跟「2012」一樣,看看就好,反正也不一定發生。看醫護過勞、藥商團體、醫學生上街頭,反正這些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抗爭,係吼!應該也與我無關。


當剛考過心臟專科醫師的學弟告訴我,他寧願去值急診班,領時薪、領確定的值班費(不會有健保點值打折問題),也不想開任何心臟血管的手術時,我才發覺〝原來這真的是醫療崩毀〞。


在傳統觀念裏,〝7年〞代表一個全新的醫療世代,會有不同的醫學知識、不同的治療觀念,也因此醫生必須身受不斷進修之苦,在每個星期假日奔波於各大研討會(也因此常需要有人〝幫忙〝)。而如今,相差7年的新生代卻告訴我他不要再開刀了。


長庚的林教授在最近一次演講中提到,目前台灣真的在執行開心手術的醫師統計有67個;若再經過個45年的凋零,想不到我們這一輩終將成為關鍵少數。


希臘債務問題的歹戲拖棚給了我們最佳的啟示:大多數人最關心的問題,不是國家前途、歐盟的未來,而是眼前的米油鹽醬醋茶。也因此,醫護的過勞、檢察官書記官的吃案、國外大藥廠不鳥台灣不進藥都跟台灣民眾現實利益無關;只有下面這些事件可能真的會觸動人心(或造成傷心??):





最多人傷心,最有可能觸動人心;看來民粹如何操作,是我們未來最重要的功課。

à所以我去買了本〝鄉民都來了〞好好研究研究。

星期五, 10月 21, 2011

醫龍25的最終啟示:對沒日沒夜的心臟外科醫師來說,是這個社會虧欠我們......






加藤的體悟,何嘗不是天天在我們心臟外科醫師的腦海中縈繞不去?多少個家族聚會、婚喪喜慶、同學朋友相約,我們總是在開刀房、加護病房、甚至醫院附近的家裡不敢離開太遠中度過;而歲月的推移,不曾暫停,也不會為我們有所改變。於是我們只能在所有人的歡喜悲傷結束後,獨自憑弔。

醫龍漫畫1~25集終於都出完了——在電視劇醫龍三演完都不曉得多久之後。

電視劇總是較能吸引普羅大眾的目光,而漫畫、書本的深刻體驗卻只有少數人能懂。
不曉得故事大綱是永井明(Nagai Akira)所寫還是吉沼美惠(Yoshinuma Mie),總之這個人一定是擁有悲天憫人胸懷的心臟外科醫師。

醫龍的書內扉頁寫著:

Team Medical Dragon
To where should Japanese medical treatment proceed in future? There is no other way than deciding by ourselves in Japanese view of life-and-death.
Medical treatment of a country is not only the civilization but also the culture of that country.

但我們也不會忘記:“Every society has the medical treatment it deserves” 

星期日, 10月 16, 2011

王霸雄圖,盡歸塵土?!




數字管理是必要的,但並不是一個企業或團體決定未來方向的唯一途徑。醫院引進企業的管理方式,在Cost-benefit的估算上確有獨到之處。然而醫院的Vision? Roadmap? 是一個人了算還是可以付諸討論?

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

近日院內種種薪資改革均屬上乘之策;然而以績效成果來刪減人力物力及縮編病房的做法實難令人苟同。〝開源〞與〝節流〞的道理任誰都懂。當周遭所有人都在開源,我們卻一邊失血、一邊節流,怎麼看都是個死局。

種種薪資的改革、PF的提高,代表的是辛勤勞動後所獲得的回報增加,對一般受薪階級的吸引力理應足夠— — 那出走的人所為何來?

現今的醫界瀰漫著低迷的氣氛,高風險、低獲利,每每要用〝過勞〞的代價來換取與昔日薪資相對等的報酬;人都期許自己不是傻子,身為台灣菁英的醫師群尤其不會坐以待斃。也因此,除了趨吉避凶,更可能投向一樣工作量卻能收入數倍的BOT案。心臟內科醫師到目前為止的出走,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植基於上述原因才離職當然也有人說是氣氛不對

因此,敏盛沒有對不起他們,是全民健保逼使大家上梁山。

因此,也不是聖保祿優於敏盛,而是BOT案太誘人,連我都覺得何樂而不為?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悠哉悠哉地領保障薪,笑看全民健保日薄西山,等待醫療崩毀再重出江湖。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我感受到的是系統危機, 非僅CV主治醫師出走而已包括急診人數下降,開刀房及導管室護理人力減少近半,這些均使我的CVS團隊進退維谷。

"大難已在旦夕之間"這句少林寺掃地僧對慕容博及蕭遠山的話近日一直在我腦中縈繞不去,我們原本的榮景正在逐漸凋零是我最痛惜的一件事,真不希望我們共同的夢想就到此為止。

星期五, 10月 14, 2011

「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 「我只想找個地方躲雨。」



201X年某日
桃園的風依舊凜冽地吹著。
醫院大廳白天的熱鬧喧嘩依舊;晚上卻是門可羅雀,急診裏人山人海,都快加床加到大廳來了。

〝你們這間醫院怎麼搞的,開得美侖美奐的卻老是沒有床住不上去?
〝我請衛生局查過了,加護病房還有空床,你們卻不給住!?
〝醫院這麼大,卻連整形外科縫合傷口都沒有
急診門口的救護車停車位不斷擴增,絡繹不絕的救護車都排到經國路上的中國信託了而計程車只得排到大興西路去
〝陳大哥,你怎麼轉做EMT不幹開刀房技術員呢?
〝沒有人要主刀,哪來刀可以跟?還不如開救護車送往迎來,。永遠不愁沒生意。〞

自從2012年中度急重症責任醫院評鑑未通過之後,堂堂區域教學醫院被降級為地區醫院,從此醫院健保支付點數下降,總額不再。急重症科別紛紛出走以逃避同工不同酬(只能領地區醫院的健保支付還是讓地區醫院就做地區醫院的事就好)
一般處理傷口的整形外科也找不到人,整個醫院就剩下以門診為主的家醫科、內科復健科等、以及專做自費的減重中心、醫美中心、眼科一到晚上及假日,就算空床一堆,沒有人要on service,病患依舊只能堆積在急診像無主孤魂。一遇到創傷的病患、需要緊急手術的病患、待產的孕婦等,一律轉送林口長庚。
〝轉長庚?死在路上你要賠我們嗎?
〝依法轉診,死了你家的事,不然來告阿?〞急診醫師在心裏嘟囊著。但表面上還是和顏悅色地送走忿忿不平的家屬。
而林口長庚的急診,慘烈狀況更是日勝一日,每日AAD自動出院病患數屢創新高,所有345級患者在院最快要等上4~6小時才輪得到被處理,倒楣時7~14天是家常便飯。
14天了,你怎麼還能等〞隔壁床60多歲的阿公問27歲的年輕辣妹。
〝不然ㄌㄟ?〞每次排門診住院都要排3個月以上,還好有政府德政強迫醫院急診控制留觀數量才能快點住進去。



〝平平是台灣人,為什麼去了波蘭、中國、菲律賓回來,就變得這麼難教?
李醫師告訴他:〝不要忘記,當年我們都是全台灣萬中選一的好學生才進得了醫學系,哪像他們是遺傳了醫生父母的優秀基因,卻在國外大學虛晃了這麼多年,就算良材美玉也都快腐朽了。〞
〝怎麼辦?還要繼續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撐下去嗎? 〞王醫師嘆著氣。
〝下個月我拿到部定助理教授後就要走了〞李醫師肯定地說。
〝去哪裏?〞王醫師問。
〝去地區醫院或市場上僅存的區域醫院啊--為了評鑑,我這張牌多好用,去佔個缺領保障薪,時間到再換一家反正我小孩都大了,退休也沒關係。〞李醫師說。
〝那以後生病的人都怎麼辦?〞王問。
〝放心啦!就算是波波、中中、菲菲、阿貓、阿狗,在我們調教之下也都可以獨當一面不要忘記我們當年的刀法也是外科技術員帶出來的--他們連醫生都不是〞
〝那以後我們自己生病怎麼辦?〞王問。
〝我以後要住香港啊。還好我5年前就保了AXA的醫療險,生病給付沒問題。〞李醫師得意地說著。
〝若生大病又不被包含在醫療險內呢?〞王又問
〝那就去死啊!當醫生這麼久,難道你還看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