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二, 9月 16, 2014

不要告別


不要告別 在這燈火輝煌的夜裡  沒有人會流淚,淚流……
~不要告別李泰祥曲/三毛詞

雨在風中 風在雨裡
你的影子在我腦海搖曳
雨下不停風   風吹不斷雨
風靜雨停 仍揮不去想念的你
看小雨搖曳   看不到你的身影
聽微風低吟   聽不到你的聲音
眼睛不看 耳朵不聽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侯德健詞/李泰祥曲

上星期六的下午,在鼎泰豐前的捷運站入口,跟宜靜道別那天是她在三采的最後一個日子
劇烈變動的生活,不停的人事更迭,早已數不清是最近的第幾個告別。

六月29日,告別了Volvo S60,第一輛自己貸款買的車,為了每次開高速公路回南投而買的車:女兒在上面尿床、自己在旅途中匆忙以各種便利食物裹腹的記憶仍歷歷在目。

七月28日,清完開刀房衣櫃裏的雜物,把鑰匙留在門上,我走出新泰醫院的大門。陽光烈照的炎夏下午,眩目的柏油街景,很難想像多次半夜十二點多人煙稀少的悲涼。從2008年以來無數次在此開刀的回憶,伴隨著燠熱的天氣我掙扎著向前走,沒有回頭。



八月20日,辦完離校手續,在教務處打完卡,看著註記作廢的學生證,心中有著無限的感慨。這些日子以來,天津的夜、北京的夜、新加坡的夜,難得的旅外生活成就了論文的最後階段。




告別了車,告別了地區醫院,告別了改變自己一生的學校,彷彿心中有一大塊也永遠失去了。空盪、依然無助的感覺,未知的前途讓人茫然。

從初接觸到三采出版社,討論醫療亂象出書的可能性,到決定自己跟醫勞盟各出一本書、收錄文章、增加章節、補添遺失的生命紀錄片段,這些日子以來,有雅青、宜靜、Kiki的幫忙才能順利出版這本書。而宜靜,像個褓母,也像個經紀人般不斷提點我一路上應注意而未注意之處。



自己的書紀錄了所有行醫過程的酸甜苦辣,也記載了從第一年開始實施至今近二十年健保為禍之烈;而伴隨著書的出版,外婆、岳父相繼過逝,整理文章的助理薇雅回鄉照顧小孩,EMBA論文終於完成順利畢業,重整事業版圖、重訂發展方向,而就在臺北簽書會結束的當天,跟宜靜道別,彷彿也跟一切道別。

人生如夢,夢如人生。


下一個要告別的,會不會是臺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