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二, 8月 19, 2014

誌謝


在五大皆空的現下,身為最重症的心臟外科主任,要寫完EMBA論文一直以來都是個惱人的難題。就這樣東拚西湊,一邊慢慢地摸索挪移論文方向,轉眼居然已經到了所內的最高修業年限,因此也只得硬著頭皮提出口試申請。

幸運地,因著七月份多出的兩次出國機會,讓我能用半個月的旅程,來成就論文的最後階段,真的是感恩及謝謝老天爺!就算是要每天熬夜、早起,儘管睡眠不足,都不用像在台灣時永遠在擔心下一刻可能出現的OHCA(到院前心跳停止)、主動脈剝離(雖然兩次出國中間還是硬被插進了一台刀⋯⋯)那種精神緊繃

論文之完成,首先衷心感謝恩師江教授及劉教授的悉心指導與鼓勵,謝謝兩位教授多年來的包容。此外,也要謝謝魏資文財務長對我論文方向的建議,才能讓口試前的論文初稿可以扭轉原先的頹勢;謝謝口試委員朱子斌副院長的提點,讓我的論文一整個脫胎換骨。

江教授説:「這本論文,根本是一位心臟外科醫師的血淚控訴」仔細想想也真的沒錯!

一直以來的生於憂患,讓我無時不在思考自己及所在科別的出路。心臟外科的困境,何嘗不是台灣醫療崩壞的困境?這本論文,是到目前為止所打造出的未來努力方向,希望下一個十年,能有機會向世人報告計畫的執行成果。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要出發了,勇闖屬於自己的藍海。

謹以本文獻給我摯愛的家人和一路上伸出援手的朋友!

李紹榕  謹識
於臺大管理學院
民國103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