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6月 11, 2014

【舊文新編】人間悲劇


沒錢逼人強劫,強劫沒讓他送命,
最後沒錢卻還是判了他死刑。

日前,學弟從署立桃園醫院(現今改成部立)接回一位北監的受刑人。他因為心肌梗塞,在心導管檢查做完後,無法以氣球擴張解決問題,因此轉至本院預備進行繞道手術。
當他安然度過心肌梗塞最危險的前面幾天,我們準備要進行手術時,家屬卻因受刑人被褫奪公權沒有健保可保、可能要花上百萬而做了最壞的決定──拔除他賴以維生的主動脈氣球幫浦,並簽署DNR(放棄急救同意書)。
女兒流著淚告訴受刑人爸爸這殘酷的決定,兩人抱著哭成一團。

兩天後病人死了。

所以,沒錢逼人強劫,強劫沒讓他送命,最後沒錢卻還是判了他死刑。真的是人間悲劇!所以全民健保解決了「因病而貧」的困境真的是政府的德政,但放任憲法「公醫」理想自由論述、開放財團介入等只會讓健保亂象叢生。

類似的、層出不窮的相關新聞,相較之下,讓人一樣心有戚戚焉!就像「健保撤保,16『歡呼兒』被迫離院」的故事(擷取自《中國時報》 楊宗灝/桃園報導 2009.04.04):

中央健保局二月起以專業審查為由,祭出終止給付通知,要求桃園佑民醫院(桃園縣唯一收容急呼吸重症「歡呼兒」的醫院)十六位急呼吸重症院童離院「居家照護」,部分無力負擔龐大醫療開銷的弱勢家庭抨擊制度殺人,甚至揚言拔管,不願孩子活著受罪。但健保局北區分局表示,「一切都經醫師審慎評估」,絕對符合醫療照顧比例原則。
院方表示,急呼吸重症類似「植物人」……在必須仰賴外接呼吸器維持生命情況下,健保局居家照護離院通知,部分家屬獲悉激動地說,簡直是宣判十六位植物兒死刑……家屬說……「如果不是醫院開設急呼吸重症病房收留,乾脆考慮拔管結束孩子痛苦生命!」

資源有限,慾望無窮,再豐沛的國家資源也有用罊的時候,更何況健保早已入不敷出,只是用各種手段在苛扣醫療院所、以苟延殘喘。

從歡呼兒始、接著是癌症重病資格審查從嚴、再到各種無效醫療討論。


醫院管理資方將資源的限縮轉嫁成醫事人力薪資的縮減理由,政府也將各種開診斷書、審查的責任丟給第一線的醫師。總有一天,這一切的苦果,將由全民承擔;因為:醫師並不是傻子,甚至是這社會最聰明的一群人,在合法的情形下,合理地做出無情的舉動也只是剛好而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