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一, 8月 06, 2012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籌碼也越大



「高譚市需要的不是Batman,而是Bruce Wayne

同樣的,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帶領我們的英雄,而是一個行善的組織力量。

當失業率屢創新高、美牛、證交稅政策搖擺不定,上吊、燒炭自殺不斷、醫界六大皆空、旺中藉言論自由美名打壓異己,以及各行各業你我之間都在相互為難,任誰都看的出來:甚麼事都在沉淪的感覺很糟,而且沒有希望可言。班恩說了句名言:「希望反而是絕望的來源」;但相對地,失去對死亡的恐懼,將更不可能有力量求生存。正所謂「恐懼」與「安全感」僅有一線之隔啊!

醫勞盟即將在911正式成立。關於它的源起、宗旨、行動計劃等已經有多位同志論述,不需我多嘴;但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們憑什麼要他們加入會員?
「關於實習醫師是否納入勞基法,衛生署與醫界代表已有共識;但住院醫師部份,醫界代表表達反對立場。」??
——這是之前的新聞報導。一小撮人就可以自稱醫界代表?這是我們這些真正第一線的基層工作者最看不慣的。但在未來,我們這一小撮人就能代表醫界嗎?

醫勞盟籌備至今,我們參與了勞委會的公聽會、五一勞動節遊行、5/7衛生署公聽會、7/6法務部公聽會、網路發起抗議李法官知法用法活動、以及無數的媒體訪問、報章雜誌投稿,一直奮戰到今天。這其中最辛苦的,要算是秉鴻、秀男、張主任、錢部長、亮亮與小志志,以及肯來開會的眾家朋友了。
「我心有所愛,不忍教世界傾敗」,我相信大家為理想奮鬥的理由有千百種。Debbie常憂心地說我精神創傷很大,我笑說:「秉鴻的創傷可能比我還大」。基於善良的保護人地位,身為台灣醫生卻要承擔人類脆弱生命所不可預知的風險,這是甚麼歪理?更甚者,國家、大政府主義粗暴地用政策、倫理大旗抹去醫療從業人員的過勞現實慘況,以及人民只能獲取最基本、甚至低於水準的醫療真相,實令人忍無可忍。

當我站在媒體面前自稱醫勞盟代表,我並沒有妄自尊大、自以為是;我只是不要我們的心血被看衰、被忽略,比督保盟、醫改會還不如。所以醫護同仁為什麼要加入醫勞盟?除了形成團體代言、發聲、參與制度改革之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能集結「恐懼的總和」--我們必須提供所有加入者最大的法律保障:
1.   醫事責任險:有足夠會員,就有能力與保險公司談不同條件的保障。
2.   捐款者可以節稅,並以個人名義存檔計算組織貢獻值。
3.   專屬簽約律師顧問團,解決會員大小法律問題。從此各人的醫療刑事訴訟可以有站在己方的律師幫忙,亂訴、媒體中傷等民事訴訟則由律師專門出庭應訊,甚至假扣押對方資產,扼止亂訴歪風。
4.   依貢獻度折算會員訴訟程序費用。民刑事訴訟中,如誣告、公然侮辱、恐嚇、傷害等之對造,賠償金額可要求指定捐款,壯大醫勞盟,而不要再只是要求登報道歉、滋養仇醫媒體,白白讓對方及社會無感。此外,並能以自己的網路電子媒體發聲,矯正澄清錯誤報導。
5.   發行醫勞盟認同卡,建立盟友醫療溝通網路,方便轉診、解決醫療專業難題,減少醫療糾紛。同時便利求職資訊流通,減少被資方各個擊破的機會。
6.   建構全台醫療名單所有在法律上無故與醫護對立之人士以資料庫形式供會員查詢,扼止亂訴歪風。

所以,誰會加入醫勞盟,其理自明。我們最大的籌碼,還是在我們的核心專長。上述這些設計,都只不過是為了自保罷了。
然後社會終將發現,甚麼樣的國家、甚麼樣的人民,終將得到它們應得的醫師,而我們,只全心照顧盟友——儘管章程及入會申請書上均未寫明。

期望有一天,醫勞盟能代表醫界推出更完善的健康照護系統。

期望有一天,醫勞盟能發揮「工會」的機能,雖然無「工會」之名。

期望最終,莫忘初衷,網路起家的醫勞盟仍是原本的醫勞盟,而不是另一個被醫師護理師們不斷質疑、不能發揮作用的全聯會——在我們真的成為被迫成形的台灣第一大黑幫之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