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四, 5月 10, 2018

變動時代的醫者準備





羅景家醫師

隨著時代的衍進,醫療有著不一樣的面孔,但都是為了人們的健康福祉而生的:從上古時代的巫術,到後來的中醫把脈針灸,到近代的西醫為主流;這中間還穿插不少的另類醫療,像是氣功或是宗教力量。醫療的觀念也慢慢從有病治病變成了健康促進的預防醫學,最近正夯的醫美,也是醫療和美容結合的產物。

中華民國的健保已經開辦了20餘年,保費之低廉對比台灣的醫療就近性,確實照顧到了不少的弱勢族群,不時會有國外回來的藝人、僑胞也廣受其惠;然而,物美價廉的產品讓人性的貪婪露出了狐狸尾巴,本來立意良善澤被蒼生的醫療,變成了政客爭相籠絡選票的工具,點值調降、總額管制加上放大核刪,再搭配民眾慢慢被養大的胃口,醫療的品質已經不若從前;所以年復一年,離開健保,出走去做自費市場的醫師也越來越多。還留在健保體制下的醫師族群,大部分並不是沒有能力離開,可能是暫時沒有被崩壞的醫療市場影的到,又者是心裡還存著一絲對人性的希望,再或者是舍我其誰的使命感。

然而,正如同20年前的健保成立一樣,時代在變,醫療遲早有一天會轉型的,以前交通不便,網路也不發達,醫療都是講口碑講方便,親朋好友看過推薦的醫生,每天路上經過的診所,就是民眾最容易取得的資源;醫師端也是,大部分的經驗都是前輩傳授和自己慢慢累積嘗試的,再來的知識都是從教科書上得來的。但是現在資訊的流通相當快速,每月、甚至每週每天,都有無數的論文研究發表,醫師能得到的資訊民眾也會得到,醫師的角色從病人完全無知的醫療方式決定者,到病人對疾病有認知的從而給予建議醫療輔助者,經過了巨大的改變。接下來,資訊只會更發達,現在最新的流行是醫療的大平台、大數據,醫師不再面對單一的病人或是單一的疾病,轉而是從過往的醫療經驗中,累積數據,經過電腦推算,從而建立一個疾病的模形,轉而提前預防甚至是追蹤治療的方向;正是往前人所說的「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邁進;然而,這不僅僅是需要醫師端單方面的資訊,很多的統計資料還是掌握的民眾身上,也是要民眾端也足夠的認知才能配合,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

雖然我現在是一位受雇醫師,短時間內也沒有開業的打算,但我知道,不能等到最後一刻才去了解現況,客觀環境時時在變,而處在資訊最前端的我們當然要知道隨機應變,不能等因為目前和環境相安無事就隨波逐流,這也就是我今天來上課的原因,沒想到來了會場著實讓我吃了一驚,簡直是坐無虛席,除了讓人有「英雄所見略同」的感想之外更讓人戒慎恐懼,深怕一不小心就被時代所淘汰,很期待下次還有類似的課程讓我有不同的視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