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六, 3月 18, 2017

不枉愛過




母親離開一年了。

「成年孤兒」,在母親過世後網友悄悄地貼給我,直接地明示了那種孤獨感的來源。


這一年中,我比以前更忙碌了:

不停地在分子生物學實驗中摸索前進
不停地開刀
不停地開會、不停地與各方折衝樽俎
參與了幾個可能會寫下歷史的重要事件
並且眼看就要翻到書本的最後扉頁、得知最終結局。


總是在最累最忙碌的時候想起母親。她用一生守候了這個家,守候了我。

「沒關係你也不用對我慚愧,也許我根本喜歡被你浪費」徐佳瑩充滿了情感的歌聲,像母親默默守護著我們時的低吟。


能力愈大,責任也愈大。
各種事件的推移,從來都不會是平行時空,而是在現實中交錯糾葛;而我,必須在疲累中保持冷靜理出頭緒。老婆和朋友們總是看不慣這種病態、總希望我能像其他人一樣平穩的生活,

時勢造英雄;如果我都能在神的旨意和羽化登仙的母親、岳父、外婆等庇蔭下化險為夷,我認為我有責任完成自己對這時代的Impact


不管那有多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