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12月 31, 2014

這些日子以來


2014年的最後一天

這些日子以來,心中一直掛著「倍速的人生、3倍重的責任」這個題目;但卻在事情接踵而來、不停追趕的壓力裡無法完成--我想總有一天會完成的!(笑^_^

在家庭、學校、臨床服務間的勉強平衡,也許終究要因失速而開始傾斜或崩毀。

趁著年終,簡單報告今年一些感想與進行事項目前進度:

1.   終於讓所有主流雜誌都承認「醫療崩壞」、「血汗醫護」:商周的DRG專輯、新馬專刊,遠見的健保20年回顧。

2.   確認自己與幾位網友「自媒體」的角色;醫勞盟的重要性更不言可喻。有空再來整理萬芳ECMO被毆事件。

3.   確認醫療托拉斯可以成型:從小兒心臟外科、像我這樣子的成人心臟外科醫師、到罕見手術的外科醫師,醫療崩壞正在賜予殘存急重症專家最大的權力。有空再來寫關於近乎純粹「賣方市場」的故事。

4.   大陸參訪的重要經驗:

*  專科醫院的優點和缺點
                         a.                病人多病床有限,醫院壅塞:中國每年700-800萬心臟病需開刀,但全中國服務量僅只22
                         b.                沒有必要接受多種合併症的病患:已經洗腎或需要在不久的將來洗腎者轉院
                          c.                只有另設內分泌科醫師、眼科醫生、和牙醫等院內同仁所需
                         d.                極純粹的病患族群:病患數及經驗的積累、 死亡率控制和容易的保險計算--> 是否能就此代表在中國大陸的平均成本仍有疑問??
                         e.                極純粹的病患族群:可預測的流程及人員配置
*  未滿足需求:
                         a.                負擔過重(Overloading):缺乏後備能量!!
                         b.                相對小的急救室: 擁擠而危險。卻又是最高等級醫學中心à 沒有必要轉診。可以同一時間有7 ~ 8 A 型主動脈剝離,物競天擇,潛在的法律糾紛;也讓團隊缺少心血管急症的練習機會。
                          c.                病患安全?
                         d.                配合政府對其他下屬醫院形式上、口頭上的支援;紅包文化、假日飛刀手的盛行溫床。
                         e.                未能照顧多重障礙的病患族群、年老患者
                           f.                周邊血管的腔內介入性治療及其他專科會診
                         g.                心臟移植的不完整支援
                         h.                不完整的復健計畫
                            i.                非醫務收入來源短缺:極簡的營養部功能?自費功能性餐飲;缺少停車場、商場等業外收入。

5.   醫學研究是辛苦但迷人的,在資訊爆炸的年代還是有許多未解的難題,也讓熟知現實的我在面對家人病情時只能選擇自己承受痛苦。而在解決人類未知領域的同時,還要應付許多世俗的糾葛著實可笑;這就難怪柯P新政會令社會驚艷:因為急重症醫師都是這樣子在過生活及解決問題的,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先就這樣,睡覺去。明天,也許會有主動脈剝離等著我也說不定。(笑^_^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