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一, 2月 17, 2014

破碎虛空


辛苦地找到人代班,今年終於能在大年初二、初三時回家過年(謝謝曹乃文醫師,每次都是有義氣的他適時地伸出援手)。

初二回娘家,先去探望久病臥床的岳父。腎臟科醫師當天已先在臉書上告知,因洗腎瘺管突然地阻塞,他們只好臨時改用暫時性導管洗腎(我做的、極通暢的瘺管阻塞?其實某方面此時也釋放出了某種訊息),剛洗完腎的岳父沉沉地睡著,急促而淺短地喘著;我們在短暫地探望、告別之後,決心明天一早再來會客一次、之後再回草屯赴舅舅的餐會。

初三一早的會客,也帶著兩個女兒一起去探望外公。叫了一聲「爸!」他轉過頭來;「今天是過年」,他點點頭,清明的眼神應是真的理解我說的話。
每回在床前看著他,心裡總有無限酸楚。「我知道你的苦!」握著他的手,曾經他激動到掉下眼淚,對其他家人不理不睬。我跟他的眼神交會,也交換了我對他的關懷。人世間奈何總有許多的無奈--你如何放任一個清醒的、求生意志堅定的心臟病家人,因不插管而死於心臟衰竭所引發的呼吸衰竭?於是慣常勸病人家屬sign DNR(放棄急救)、勸人放手的我,最終還是讓他被做了氣切,開始了長照之路。

兩個女兒也看過外公之後我們就回草屯去了。吃完午宴,難得好命地睡個午覺,突然接到老婆娘家打來的電話,說爸爸因心律不整過世了--這次我們可是sign了DNR讓他好走。匆匆趕到醫院,看著歸於沉寂的呼吸器、歸於沉寂的頂上液晶電視,整齊覆蓋著被子的岳父安靜地像睡著了似地躺著,雖然知道他終於離苦無難,還是忍不住地悲從中來。

因著作頭七等法事、唸水懺、金剛經、大悲咒等,在圍城被困了5個月的我,終於在離家一、二十年後能在台中多住幾日。許多的回憶歷歷在目,一一浮現;或哭或笑,難得糊塗,難得可以幾乎完全不理醫院、不理病患。
謝謝岳父的成全:等到我見過他之後、在我難得有假的時候過世;巧妙地在學弟終於從馬祖回來解救我的burn out之時做法事,慈恩難報!謝謝他對我一直以來的看重與安排。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虛空有盡,我願無窮。祝福岳父往生極樂淨土,在天之靈保佑我們後代子孫平安健康,遠離災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