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9月 20, 2013

在倒下之前


台大外科傳奇名刀魏達成教授、陳秋江教授,當他們倒下之前,心裏究竟想著什麼?他們知道自己即將撐不住了嗎?

在醫勞盟學術演講會上,勞陣的孫友聯講得極好:
「那些拼命抓住方向盤、守住全車人生命的心絞痛司機,每每在死後被褒揚成英雄;但對家屬而言:他們要的是一個健康的、活著的、能常見到的爸爸,而不是一個偉大的爸爸。」

每天早上趕七點半的會,然後查房、開刀、開刀、再開刀,再查房、夜診,偶而再開個急診刀,當工作近16個小時、晚間1112點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租屋處、彷彿只要忘了呼吸就要斷氣,我所想著的也是同樣的問題:
「什麼是自己真的也要倒下的時候?」

醫療奉獻獎,總是要頒給那些清苦一生、無私貢獻於偏鄉醫療、甚或中風、生病仍拖著病體行醫的醫者,就好像婦女楷模要獎勵那些幾乎可以立貞節牌坊的人們。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醫德大旗,只能是活著的人在掌。所以我們絕不能忘記提醒自己:死去只會被遺忘。適時的轉診、示弱,可能是對自己也對病家最好的救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