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0月 21, 2012

「乾隆花瓶默示錄」前言



敬重的李祖德董事長面對當前的台灣醫療崩壞危機,認為有機會改變六大皆空的只剩下「醫管界」,「醫」跟「護」都沒有希望。

我沒有全然同意。
期待Top-down的改革,除非我們成為法西斯國家;否則,我們還是採取Bottom-up的方式,直接肉搏、保護自己及親友、再來尋求各利益團體的妥協可能比較實際。

朱副院長的報告,更顯現出醫界拼命Under-payment卻又「做到流汗,嫌到流涎」的無奈。他說了句發人深省的話:「不了解社會對醫界的仇恨為何這麼深」。

其實,這些仇恨,都是源自於有利可圖、無需付出代價,無法讓這些玩家重回賽局。而且,為什麼一定要Under-payment?當醫院必須靠業外收入(大型商場、停車場)及捐獻來平衡本業的損失時,早就該翻桌不玩了。期待同僚中的大型公立醫療院所、長庚集團、教會醫院一同抗爭,人家就是比你氣長、等著接收地盤。

先前寫了一篇文字如下:

『我們沒有要散播仇恨

但那些質疑我們、摧毀我們熱情的人
只要他們拼命用放大鏡檢視一個處處需要團隊合作,卻又被健保搞得藥材衛材品質低劣、人力不足、醫護過勞的行業
很容易找到我們「應注意而未注意」之破綻而大肆攻擊
讓我們疲於奔命於醫院及法庭之間

醫師醫術的好壞就像光譜,有極好也有極差
醫德的好壞,一樣有其光譜
當胡亂興訟,在台灣變成常態;豈是每個被告的醫師在醫術與醫德上都是屬於光譜上最低的一羣?都是活該被告?

身處亂世,醫界不必然是只能受打壓的一群
我們救死扶傷,處理人世間生老病死之事
就讓所有不理性、不友善的仇醫者
在我們的網絡裡一一現形!!

告都告了,有一就有二
判都判了,判決是可受公評之事,不需要藏頭露尾

從此醫界依據此網絡,可以對潛藏的醫病關係破壞者了然於胸
並且可以讓所有民眾都了解:
胡亂興訟,騷擾急診,與醫護為敵,不管你自認受了多大委屈,不管你已因為家人的傷病獲得多大金錢補償平衡,你只是讓自己曝光,從此要好好保重自己

因為
SOP之下,還是有可能依法治療,依法轉診,卻無法挽回你的健康......

把「九族默示錄」改成「乾隆花瓶默示錄」
等研究完個資法就來公開(或隱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