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0月 16, 2011

王霸雄圖,盡歸塵土?!




數字管理是必要的,但並不是一個企業或團體決定未來方向的唯一途徑。醫院引進企業的管理方式,在Cost-benefit的估算上確有獨到之處。然而醫院的Vision? Roadmap? 是一個人了算還是可以付諸討論?

次序顛倒,大難已在旦夕之間。

近日院內種種薪資改革均屬上乘之策;然而以績效成果來刪減人力物力及縮編病房的做法實難令人苟同。〝開源〞與〝節流〞的道理任誰都懂。當周遭所有人都在開源,我們卻一邊失血、一邊節流,怎麼看都是個死局。

種種薪資的改革、PF的提高,代表的是辛勤勞動後所獲得的回報增加,對一般受薪階級的吸引力理應足夠— — 那出走的人所為何來?

現今的醫界瀰漫著低迷的氣氛,高風險、低獲利,每每要用〝過勞〞的代價來換取與昔日薪資相對等的報酬;人都期許自己不是傻子,身為台灣菁英的醫師群尤其不會坐以待斃。也因此,除了趨吉避凶,更可能投向一樣工作量卻能收入數倍的BOT案。心臟內科醫師到目前為止的出走,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植基於上述原因才離職當然也有人說是氣氛不對

因此,敏盛沒有對不起他們,是全民健保逼使大家上梁山。

因此,也不是聖保祿優於敏盛,而是BOT案太誘人,連我都覺得何樂而不為?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悠哉悠哉地領保障薪,笑看全民健保日薄西山,等待醫療崩毀再重出江湖。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我感受到的是系統危機, 非僅CV主治醫師出走而已包括急診人數下降,開刀房及導管室護理人力減少近半,這些均使我的CVS團隊進退維谷。

"大難已在旦夕之間"這句少林寺掃地僧對慕容博及蕭遠山的話近日一直在我腦中縈繞不去,我們原本的榮景正在逐漸凋零是我最痛惜的一件事,真不希望我們共同的夢想就到此為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