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10月 14, 2011

「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 「我只想找個地方躲雨。」



201X年某日
桃園的風依舊凜冽地吹著。
醫院大廳白天的熱鬧喧嘩依舊;晚上卻是門可羅雀,急診裏人山人海,都快加床加到大廳來了。

〝你們這間醫院怎麼搞的,開得美侖美奐的卻老是沒有床住不上去?
〝我請衛生局查過了,加護病房還有空床,你們卻不給住!?
〝醫院這麼大,卻連整形外科縫合傷口都沒有
急診門口的救護車停車位不斷擴增,絡繹不絕的救護車都排到經國路上的中國信託了而計程車只得排到大興西路去
〝陳大哥,你怎麼轉做EMT不幹開刀房技術員呢?
〝沒有人要主刀,哪來刀可以跟?還不如開救護車送往迎來,。永遠不愁沒生意。〞

自從2012年中度急重症責任醫院評鑑未通過之後,堂堂區域教學醫院被降級為地區醫院,從此醫院健保支付點數下降,總額不再。急重症科別紛紛出走以逃避同工不同酬(只能領地區醫院的健保支付還是讓地區醫院就做地區醫院的事就好)
一般處理傷口的整形外科也找不到人,整個醫院就剩下以門診為主的家醫科、內科復健科等、以及專做自費的減重中心、醫美中心、眼科一到晚上及假日,就算空床一堆,沒有人要on service,病患依舊只能堆積在急診像無主孤魂。一遇到創傷的病患、需要緊急手術的病患、待產的孕婦等,一律轉送林口長庚。
〝轉長庚?死在路上你要賠我們嗎?
〝依法轉診,死了你家的事,不然來告阿?〞急診醫師在心裏嘟囊著。但表面上還是和顏悅色地送走忿忿不平的家屬。
而林口長庚的急診,慘烈狀況更是日勝一日,每日AAD自動出院病患數屢創新高,所有345級患者在院最快要等上4~6小時才輪得到被處理,倒楣時7~14天是家常便飯。
14天了,你怎麼還能等〞隔壁床60多歲的阿公問27歲的年輕辣妹。
〝不然ㄌㄟ?〞每次排門診住院都要排3個月以上,還好有政府德政強迫醫院急診控制留觀數量才能快點住進去。



〝平平是台灣人,為什麼去了波蘭、中國、菲律賓回來,就變得這麼難教?
李醫師告訴他:〝不要忘記,當年我們都是全台灣萬中選一的好學生才進得了醫學系,哪像他們是遺傳了醫生父母的優秀基因,卻在國外大學虛晃了這麼多年,就算良材美玉也都快腐朽了。〞
〝怎麼辦?還要繼續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撐下去嗎? 〞王醫師嘆著氣。
〝下個月我拿到部定助理教授後就要走了〞李醫師肯定地說。
〝去哪裏?〞王醫師問。
〝去地區醫院或市場上僅存的區域醫院啊--為了評鑑,我這張牌多好用,去佔個缺領保障薪,時間到再換一家反正我小孩都大了,退休也沒關係。〞李醫師說。
〝那以後生病的人都怎麼辦?〞王問。
〝放心啦!就算是波波、中中、菲菲、阿貓、阿狗,在我們調教之下也都可以獨當一面不要忘記我們當年的刀法也是外科技術員帶出來的--他們連醫生都不是〞
〝那以後我們自己生病怎麼辦?〞王問。
〝我以後要住香港啊。還好我5年前就保了AXA的醫療險,生病給付沒問題。〞李醫師得意地說著。
〝若生大病又不被包含在醫療險內呢?〞王又問
〝那就去死啊!當醫生這麼久,難道你還看不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