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六, 6月 26, 2010

Et Aiors?那又怎樣?



轉眼今年的6月又要結束了。

每天經過,「深藍」地中海餐廳旁的荷花依舊開著。
可以是急診刀,可以是下雨,也可以是太累的理由;總之,三年了,可不可以真的好好去拍一下荷花?

「我等到花兒都謝了」,97年祖德的過世驚醒了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我。醫療行為不能中斷、學校課業要兼顧、家庭生活也不能Just stop for a while¾¾但是你這個主角可以選擇不要是被現實推著走的,可以選擇不要無奈的過日子。

3年的敏盛生涯,有悲、有喜、有無奈、有憤怒。寫了許多文章,愈來愈了解自己,也愈來愈看清人世的醜惡與自己的與眾不同。

老婆的好友提到我無名的部落格。
「好久沒更新了」我笑著說。
「不是沒東西可寫,是太多的負面評論想寫又不能寫,寫出來怕嚇壞大家。」彼此會心一笑。
那也許可以寫寫上海世博遊記吧!寫酒店的見聞、寫為何我不跟大家去酒店?!

比起去酒店,我寧願坐在黃浦江畔沈思。


打斷忙碌生活、讓我獲得救贖的一個禮拜上海行程,有兩個下午、兩個晚上泡在濱江大道的Bund View Coffee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你可以因為人謀不臧買不到船票;但誰都奪不走你走在河邊,吹著風、坐著欣賞大小船隻熙來攘往的閒情逸致。偶而傳來的幾聲外灘鐘響,讓人有時空錯置的幻覺。
 
5/30: 出發前留影。把公務手機丟在家裡不管的感覺真好!!

If you had your life to live over again, you would......and what do you worry less about?
I say:
"I'd choose other jobs and worry less about my patients.
昨晚的英文對話課我這樣回答老師

之前倦勤了好一陣子。

在忙碌的臨床業務中,還要分心計劃未來,應付其他部門的交相攻詰,我開始覺得力不從心。

我想,也許是該放棄溫和的改革腳步了。身處在醫院之中,你的部門設備支出、人力需求增加、額度增加,代表的就是其他科的萎縮、被侵犯;也難怪在上次ECMO會議上我會四面楚歌。還好在會議上李副強硬地堅持了我們的願景,力壓所有的聲音,否則當天我可能是拍桌走人!

「不要把自己做小」講起來容易,傷到自身利益時,各個部門就顧不得公司、整體醫院了。

Et Aiors?那又怎樣?

我想,是時侯該釐清自己未來走向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