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六, 4月 10, 2010

告全體軍民同胞書

(圖片引用自網路)


Dear Pals
一直想寫這封信,卻因不斷地應付內外交攻的事而耽擱了。
有人問我:「一直說體循師過多,是不是在嫌我們?當初招這麼多人及找大家進來團隊不也都是我的意思?」
不知道有多少人有一樣的疑問?

再看到上禮拜的科會記錄:
「這樣一個蘿蔔一個坑要如何排假?」
「為什麼只有體循師要幫忙卡空位?」
我想,到這個階段再不發聲,恐怕不久我的劍鋒又要忍不住出來傷人了。
給大家看看周副的信,大家就知道壓力有多大。

大家覺得以我們的performance,整個團隊需要幾個人?

在我看來,2個體循師,2個外科技術員,4個專科護理師或與外科、與心臟內科共用專科護理師,每一間有導管室的分院配一個心臟外科主治醫師,大概也就是最符合本體系的配置吧?所以有多少人是冗員(包括主治醫師)?甚麼是你的核心價值與不可取代性?
自從去年年初被企劃室精算一次成本結構後,我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如何變革。
這個團隊,是在李源德院長、李愛先主任、張益誠副院長、李副的幫忙與刻意容忍下,才能成長到今天的規模。否則,當初一個主治醫師、一個領不了多少錢的體循師、一個外科助手、一個專科護理師就夠了;哪裏還需要我們這些人的存在?為什麼要來攪皺一池春水?

大家知不知道在我們團隊開始前,常常開什麼手術就死什麼、病人也不太能得到照顧的時代?

還記不記得體循師兼外助,錢領得少、開刀中做血液氧合濃度檢查要送到檢驗科的荒謬年代?

還記不記得心臟外科只有白天有專科護理師,晚上若當天有開心病患才需要留下來或找外院的人兼職大夜班的日子?

難道只有一個外助,我們還能容忍他出去實習五個月的不可思議行為?

不談革命情感;請大家自己想想,沒有這樣的團隊,要如何輪休、如何去上課、如何去台大受訓、如何悠閒的時候悠閒、忙的時候忙;更重要的是怎麼會有這樣的薪水入帳?
我覺得除了專科護理師的薪水之外,我沒有虧待任何人。

在團隊發展不受拘束的時代,為什麼我們還無法發揮出最大的產能?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幾顆老鼠屎,加上一些部門長久以來的積習不振阻礙了我們。
請大家在此關鍵時刻相忍為我;同事可以不是朋友,但同在一條船上,恐怕你連選擇誰先跳船的機會都沒有。如果大家還希望在不動家庭的情況下愉快的工作,我所踏出的下一步將是一個開端;如果未來計畫成案,沒有人需要離開,我們將發揮最大產能,同時所有員工都能選擇入股,所作即所得,豈不快哉!!

It's time to change!

Sincerely request our entire team members think the future together.
If we succeed, the CVS management will depend on me. I think my integrity could be your dependence.
But if we failed, I will seek for any alternatives, any possibility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