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1月 01, 2016

2016年的第一天,也來寫部落格好了。


 

朋友說

自從我前年出書之後,作品就變少了;所以人怕出名豬怕肥?說的對,但也不對。



去年一直沒寫出的一篇便是想解釋此事:「十倍速的人生,百倍的責任」

如果說忙到撥不出時間,那真的要看你對那件事重視的程度。



我是人子、人夫、人父、學生、醫師、主管

我也是反抗軍的發起人及指標人物。

很多時候,機會並不等人,也因此我們都必須不斷勉強自己努力向前跟上浪頭。



去年這一年,母親從腹痛、腸阻塞、最終進展到不能進食了。

去年這一年,升上博三,開始從散漫的學生變成宵旰勤勞的爆肝研究生。

去年這一年,差一點成為大陸醫院的副院長,差一點可以直接實踐EMBA論文的理想。



這一年,白色力量翻轉台北。

這一年,醫界開始省思如何翻轉健保、走出囚犯困境。

這一年,青壯派醫師上了更多業內與業外的課,產生更多的連結並激盪出燦爛的火花。

這一年,我做了許多不同主題的演講,並逐漸凝聚成更具體的自身想法。

這一年,自己的基礎研究也終於開始有所突破,不再遑遑不可終日。



如果這樣忙碌的生活並無所求,那也真是太矯情了。

我沒有忘記一切努力的初衷與發心:「我只想要讓自己和醫護同仁快樂地工作及生活」。



不問藍綠;只要是執政者,提供低價無虞的生活水平、基本健康照護等,都是遠比提高基本薪資容易做的穩定執政手段。因此軟弱的醫界,搭配一群財團打手及開城迎王師的高層,很容易把台灣醫界搞得更血汗。因此,我企圖建立健保外的 醫療體系,打破單一給付者的壟斷:如果台灣做不到,那我們引外資從海外做起總行吧?正所謂「華僑為革命之母」,如果能在海外成功建立醫療體系,屆時再鮭魚返鄉,誰敢輕忽?但最後關鍵時刻我被老師的一句話說服了。



「你會是成功的醫療體系經營者,一個成功的商人;但要想班師回朝改革台灣醫界,憑甚麼?連我你都沒辦法說服。」



是的,溫水煮青蛙,很多人目前過得很好的就沒辦法說服。

我沒有要走傳統的升遷老路,但我異中求同,努力讓自己不要與一般醫界差太多。

我也沒有放棄建立體系的努力,繼續leverage關係,leverage人脈,leverage金流,leverage勇氣。



希望新的一年裡有更多的斬獲,我期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