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5月 19, 2013

開心的胡志強開心嗎?

From幾天前演講的投影片)

今天失去了一位病人。
洗腎20年的SLE病患,極辛苦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辛苦的術後照顧(麻煩護理同仁及值班學弟妹很多很多),辛苦的我的心。

即使手術成功,帶著多重器官的問題的病患,還是能以各種姿態逝去:肝衰竭、腎衰竭、呼吸衰竭、中風、嗆到……

每次總在病人逝去時再次被提醒:為什麼我們要在這個時代做著這麼危險的工作?


現今的心臟外科醫師總在感嘆再也沒有簡單的手術能做;每一個都是國外所謂的高風險病人。



但在台灣理盲濫情的社會風氣下,有時能跟病患一起承受高風險的巨大壓力,反而比開正常人幸福。




只有命在旦夕救得回來的病人知道感恩,雖然也是有恩將仇報的。

我想大家一定會覺得我的看法是瘋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