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六, 7月 31, 2010

開始不快樂!


July 31, 2010
發覺自己開始不快樂。

周遭的人又不停地在進行板塊挪移:移往聖保祿、怡仁、新長榮醫院。人員的異動,不輸當年新店慈濟及署立雙和醫院開幕時的亞東醫院。

如果我容易憂傷,是因為我總比大多數人看到事件發展的好幾步之後。

 某個星期六,早上8點我開始值外科加護病房的班。因為當天也值心臟外科 On call班,因此我排了一台冠狀動脈繞道手術。開刀中陸續有些臨床的瑣事打電話進來,與重症專科護理師在電話中溝通後,總算一一解決。下午手術結束後,因為接著當班沒有心臟外科的專科護理師,因此我必須自己開醫囑單及Primary care,同時要兼顧葉克膜(ECMO)專區的三台ECMO病患及外圍一般病房所有心臟外科病人的Primary care;而又很不幸地因為繞道手術病患發生術後出血,必須再入開刀房進行Reopen。一陣忙亂之後,Reopen時又不幸發生CPR,必須為病患裝上葉克膜。此時因加護病房ECMO專區床位已滿,必須由我這個加護病房當值值醫師去商借床位、及協調內外科各加護病房護理照護人力、出人照顧多出來的第四台ECMO;可是我還在手術檯上進行CPR……

還好有醫務部王主任及護理部副主任願意從家中出來幫我解決一干問題。懷著低沉的心下了刀,繼續Primary care,此時要面對的是4ECMO病人及一堆外圍病患;還好其他加護病房病患有重症專科護理師幫我檔著。當然晚上也是一夜勞頓--在開了一天刀之後。

 這樣的值班狀況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是常態了。我不知道自己還有幾年光景可以這樣玩。

 很難忘記當時在手術檯上CPR時的心酸:為什麼我要在這個地方、這種時間、面臨這麼危險的情況?而且還要因為外面沒ECMO床位及缺乏護理照護人力,讓自己連開心手術術後病患需不需要裝ECMO也變得如此難以決定??

CVS心臟外科與其他科最大的不同,在於瞬息萬變;也因此一般病房及重症加護值班都是排除我們在外的,我必須倚賴自己的團隊來做為我最佳的助手,擔任我不在院內時的橋樑(我還要兼顧體系內各家分院)。不是我妄自尊大:我想我所建立的團隊應該是在最短時間內、用最少金額建立起的Competent CVS Team吧?如果不是心臟內科的派系問題,我們早該已強大到足以威脅長庚心臟外科。如果因為醫院的關係未來要走向衰敗,我也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

對於管理階層「主治醫師應有值第一線班的心理準備」的提示,我想這句話對CVS主治醫師而言,應該是不值一哂的吧?

「升官發財請由他道,不能吃苦莫入此門」:猶記得振興醫院心臟外科張主任介紹CVSDRG實施前後的成本分析時,簡報最後那張對聯,以及他語氣中的無奈。

「對沒日沒夜的心臟外科醫師來說,是這個社會虧欠我們......在心臟學會年會上長庚醫院的大老林教授所說的話,無時無刻不在刺痛我們的神經。

夢想與事業結合的難處,在見到大女兒瑞恩帝兒幼稚園畢業典禮時,幾千人聚集於大學體育館時的盛況,再次於心頭翻騰不已--看!辦幼稚園也能辦成這樣!

對未來有何夢想?EMBA同學人禎問我,在黃浦江邊。

“I want to be free!!”--何時我們才能達成財富自由、心靈自由?

當南部某大醫院在挖角我們團隊時,任職金融業的好友說了句影響深遠的話:「當你從小垃圾車換成大垃圾車,改變的有多少?不還是也在載垃圾嗎?」
結果他自己選擇不再載垃圾了--他整個換了一台車,投到生醫產業去了。

若有基本,天下碌碌之輩,誠不足慮也。
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