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2月 10, 2008

預知死亡紀事


故事緣起:某天夜裏,一個手長腳長的高瘦中年男性,因胸痛來至急診。在排除急性冠狀動脈心臟病之後,於離院前很幸運地被腹部超音波找出原來病因是「急性主動脈剝離」這種死亡率極高的病。在很快地做完電腦斷層之後,病患被進行了緊急手術做主動脈的人工血管置換;術後第二天他醒了,很快地拔管,回一般病房。之後卻又因為喘、發燒而重回加護病房插管,然後發現是縱膈腔感染。
在面對人工血管感染MRSA(多重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想要根治幾乎是天方夜譚的不可能的任務下,我們與家屬懇切地溝通,展開清創、沖洗、抗生素治療,皮瓣移轉等漫長的治療過程;但就在即將成功之時,某天突然病患又發生大出血,在開胸探查之後,病患還是因為無法止血而撒手人寰。

預知死亡記事
2007-12
「爸,我是依林……
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這聲音仍會不斷在耳邊響起。

無法忘記最後病患仍死於大出血的那個日子,雖然我在三週前就已經對家屬預告了這最可能的結果……

「主動脈剝離、馬凡氏症候群、合併嚴重主動脈閉鎖不全」,加上「做完班特氏手術及Cabrol分流後卻又合併縱膈腔炎」——多令人絕望的Scenario……,在整個心包膜腔都是我們以人工血管重建的昇主動脈及冠狀動脈情形下,病患要如何從MRSA(多重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的魔掌下逃出生天?
就算絕望,我還是說服了家屬,一次又一次地清創、沖洗,一直到我們都覺得快要寫下歷史、快要成功了……
老天爺畢竟還是開了我們一個玩笑

「爸,我是依林……」父女情深的場景依稀仍在眼前
醫師不是神,但我一定要盡力阻止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