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4月 16, 2008

台大最不該的,是讓我們心中有了對錯!!



這篇2008年寫的文章最近被引得很兇
把它搬到Blogger後雖然想淡化"台大"的色彩
終究還是放棄了......

對錯的天平,一直壓得我們太沉重
不見得是台大的錯
但一定是黨國思想遺毒,大老醫學倫理,苛刻健保及思想被奴化的我們自己的錯!!


April 16, 2008
330在高雄榮總外科醫學會年會上遇到賴桑,接著就跟他一起去參觀義大醫院的宿舍。
聊起彼此的近況,忙碌的醫院工作與難以兼顧的家庭生活,他冷不防冒出一句:「台大最不該的,是讓我們心中有了對錯」。
是啊!就是這句話,道盡了我们這群人所一直無法逃脫的宿命!

每天的生活,總在趕七點半晨會的匆忙中開始,然後查房、開刀、開會、看照會、解釋病情、安慰家屬、安排未來的手術時間在忙碌中悄悄流逝,常常忘了吃午餐,晚上九點才開始找東西吃,於是7-11Familymart、麥當勞、真鍋咖啡成了我们不情願的最愛,偶而找到24小時的新開茶坊還會感動地痛哭流涕。

心中總會想起「忙與盲 」那首張艾嘉的歌:

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個夢 在什麼時間地點和那些幻想
我已經遺忘 我已經遺忘 生活是肥皂香水眼影唇膏

許多的電話在響 許多的事要備忘
許多的門與抽屜 開了又關 關了又開如此的慌張
我來來往往 我匆匆忙忙 從一個方向到另一個方向

忙忙忙 忙忙忙 忙是為了自己的理想 還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
盲盲盲 盲盲盲 盲的已經沒有主張 盲的已經失去方向
忙忙忙 盲盲盲 忙的分不清歡喜和憂傷 忙的沒有時間痛哭一場

當我們堅持在每天開完所有刀後,還要查完房、看完病人再走;或者是等到開刀的病人情況穩定再離開,所必須付出的就是晚上11點多才回家、回家老婆唸個不停的下場。

忙是為了自己的理想,還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

EMBA的聚會中,自我介紹時每個人口若懸河地講述自己的專才、經歷,在家庭這項,我卻能體會到每個人的蒼涼與絲絲遺憾。如果事業成功的代價是其他方面的犧牲所換來的,那這也不過是個失敗的人生。

台大最不該的,是讓我們心中有了對錯!!
——無法理解一個醫生怎麼可以讓人屢Call不到,甚至已經是在病人CPR之時?
——無法理解一個醫生怎麼可以只顧研究所課業,不看病人?
——無法理解要兼顧各方面的需求,醫生如何還能準時下班?
——無法理解一個醫生怎麼可以說服自己、浮報虛報健保申報?
——無法理解一個醫生怎麼可以不照治療準則,昧著良心沒讓病人知道治療的最佳選擇或他們的Secondary choice
——無法理解一個醫生怎麼可以昧著良心、不讓家屬知道大勢已去而死之將至、繼續裝模做樣大張旗鼓地急救?

於是我們這些人沉浸於病患照護的種種瑣事中,牽動於病患病情變換的悲與喜,不敢休太長的假、出太長的國,手機24小時開機,沒有太多時間追求學術地位、賺取更多錢。只希望有朝一日羽化登仙、瞑目而逝,家人能在為你覆面之時,道一句:「辛苦你了!!」——這是日劇白色巨塔財前五郎謝幕時最感人的一幕。我想每個跟我類似的醫生,可能都跟我一樣在當下熱淚盈眶。

當我們在努力過後,還是對改變生活現況感到絕望時,「台大最不該的,是讓我們心中有了對錯!」一句話道盡了一切的心酸。

   就是這個對錯的天平,壓得我們太沉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