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8月 05, 2011

醫界的保皇黨與革命黨


在维基百科上,「保皇黨」指的是支持保留君主制的政黨,源於清朝晚期,流亡海外的康有為和梁啟超等人成立的保皇會。他們主張從慈禧太后手中營救光緒帝重掌大權以恢復變法維新、實現君主立憲制,並與革命黨人針鋒相對。另九七之後,「保皇黨」或「保皇主義者」是對親建制派政黨的貶稱,特別是香港民主派常以這個詞語來稱呼民建聯、自由黨、港進聯、工聯會等那些傳統左派親共政團,因為其議案幾乎全投支持票。
當五大皆空,台灣醫界正面臨內外交逼、生死存亡之際,"保皇革命的兩派思想也在醞釀著、滋長著並互相較勁。
企圖體制內改革的保皇派,努力擔任大老角色,各擁其主,不敢做太激烈的言論發表;同時他們也是這個混亂制度最早的參與者,因此所有對評鑑、品質指標、健保點值及總額支付制度的指責一概不承認,甚至挺身護之不遺餘力。
而擁革命思想的,有人沉潛、有人焦躁不安,也有變得漠然、無所謂的;大家上醫聲論壇、PTTFacebook、四大報舌戰群雄,拼命發聲,凝聚共識。但困於菁英社會知識份子的身份,還在努力學習革命的方法論,並阿Q地期待著亂世自行終結,天下太平。

~這些是上週六(7/30)參加台灣醫界Crisis論壇後的一點感想。演講的人都是醫界精英,都是EMBA的學長學弟,也剛好公立、私立醫療院所各占一半。保皇黨與革命黨二者有尖銳對立的一面,也有完全相同的一面。大家都認為國家社會及健保現狀不可維持、必須改變,也都認為應該有、也能夠有一個較為良好的制度。兩者對立的是路線、是手段,相同的是方向、是遠景(我承認評鑑、品質指標等是Cost Down下目前醫療水準尚能維持的重要因素,但絕不能否認它們也是讓醫界作繭自縛的根本原因之一)。

證諸歷史,”No painNo gain!”
沒有人願意流血、流汗,不是革命。
沒有革命,不會改朝換代。

林覺民:與妻訣別書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重圓?則較死尤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

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
張貼留言